运动与健康创新发展研究中心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中心简介 | 学术团队 | 科研服务 | 人才培养 | 服务社会 | 下载中心 | 在线咨询 
首页
 最新公告 
 中心动态 
 相关新闻 
 理论前沿 
 图片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理论前沿>>正文
 
中国居民COVID-19流行期间体力活动调查报告出炉
2020-07-28 23:44   审核人:

转自:

执笔:车开萱,谢 妍

审校:路明月

最近,国家体育总局体育科学研究所赵杰修团队在国际期刊《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Research and Public Health》发文,评估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流行初期的居家隔离对中国居民生活方式的影响。在COVID-19爆发初期,将近60%的中国成年人体力活动不足,是全球的两倍多。他们在家的平均屏幕时间每天4小时以上,而年轻人的屏幕时间最长。在这次全国范围内的隔离期间,超过一半的中国成年人暂时采取久坐的生活方式,且体力活动不足,屏幕时间较多,情绪状态较差,这可能会带来相当大的健康风险。

2019年底,COVID-19疫情爆发,由于传播迅速,且无有效疫苗,自2020年1月23日开始,中国政府便启动了一系列预防和控制策略来遏制病毒的传播,如封锁整个城市、旅行警告、居家医学观察和居家隔离,这不可避免地干扰了中国居民的生活方式和日常活动。因此,这有可能造成人们的体力活动不足、屏幕时间和焦虑增加,可能对健康和幸福带来相当大的风险。众所周知,体力活动不足是心血管疾病、高血压、糖尿病、前列腺癌和结肠癌的关键危险因素。一些学者提出,COVID-19疫情期间居家坚持体力活动的一个强有力的理由是:在当前不稳定的环境中保持健康和维持免疫系统功能。因此,需要回答一系列关键问题:疫情防控期间个人体力活动是否受到影响?中国不同地区居民体力活动不足的患病率如何?

本研究通过互联网,在COVID-19疫情初始阶段和爆发高峰(2020年1月24日至2月2日)使用滚雪球采样策略向居住在中国31个省份的中国成年人发放了问卷(数据分析排除了台湾、香港和澳门地区,因为身体健康监测点系统未涵盖这些数据),收集了12 107名18~80岁参与者7天内有关身体活动回顾,屏幕时间和情绪状态的信息。此外,各省社会体育指导员通过工作平台参与问卷发放,点击率高的微信公众号和社交媒体平台也对我们的问卷进行了转载。本研究考虑了四个相关的社会人口因素:地点(城市和农村地区)、性别(男性和女性)、年龄组(10组:<20岁、20~24岁、25~29岁、30~34岁、35~39岁、40~44岁、45~49岁、50~54岁、55~59岁和≥60岁)和地理位置(省份)。此外,为了阐明疫情期间个体的体力活动、屏幕时间和情绪之间的相关性,我们对三种体力活动水平(剧烈、中度和轻度) (表1)与屏幕时间和情绪状态进行了分析。

表1 三种体力活动水平的标准

Cited by the guidelines for dataprocessing and analyses of the International Physical Activity Questionnaire(IPAQ) and WHO recommended guideline.

体力活动的影响

与世界卫生组织(WHO)报告的全球水平相比,中国COVID-19初期体力活动不足的患病率增加了1倍多(全球:27.5%,中国流行阶段:57.5%;图1)。同时,与WHO报告的非流行期中国居民体力活动(14.1%)相比,疫情隔离期间中国居民体力活动不足的患病率上升了3倍多(57.5%;图1)。此外,与全球和我国平均水平(非流行期)相比,我国男性疫情初期体力活动不足的比例分别高出31.7%和39.1%,女性则分别高出27.8%和47.3%(图1)。

图1 COVID-19疫情期间中国18岁及以上成年人体力活动(PA)不足的患病率,与中国全国水平(非流行期)和全球平均水平。

(WHO数据,无COVID-19暴发)进行比较。PA = 体力活动。*p < 0.05与全球水平相比;&p < 0.05与中国无COVID-19疫情相比(非流行期)

体力活动不足排名前五位的省份是青海、新疆、吉林、黑龙江和西藏。疫情较为严重的武汉市和温州市体力活动不足的患病率分别为63.5%和63.8%。此外,在男性中,有四个省份(吉林、新疆、西藏和青海)体力活动不足的患病率超过71.0%;在女性中,青海体力活动不足的患病率最高,其次是广西。按性别划分,居家隔离期间男性体力活动不足的患病率(55.1%,53.8~56.4)明显低于女性(59.5%)此外,男性参加剧烈活动的比率高于女性。在各年龄组中,体力活动不足患病率最高的是20~34岁的年轻人,而55~59岁(41.1%)和60岁以上(41.3%)人群在COVID-19居家隔离期间体力活动不足的患病率较低。

总体而言,久坐行为和体力活动不足构成了COVID-19疫情初期的主要健康风险。此外,低体力活动水平与焦虑患病率的增加有关。本研究显示,COVID-19疫情初期女性的活动性低于男性,而WHO报告的证据指出中国在非疫情期出现了相反的趋势。作者认为造成性别差异的原因是,工作中男性和女性处于平等地位,但非疫情期间,女性比男性从事更多的家务活动,随着疫情的爆发,男人们呆在家里分担家务,并且女性倾向于从事比男性更低强度的活动。在不同年龄段中,20~34岁的年轻人体力活动不足的患病率最高。相反,基于中国老年人群健康管理行为的高度意识,55~59岁和60岁以上老年人在居家隔离期间体力活动不足和屏幕时间较少的比例相对较低。同时,我们的研究发现,在病毒传播最严重的湖北省,体力活动不足的患病率没有我们预期的那样高,而在疫情爆发的中心武汉市,体力活动不足的患病率比湖北省高出近9%;另一个受疫情影响严重的城市温州,与浙江省相比,也出现了类似的趋势(高出3.5%)。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可能是随着冠状病毒危机的加剧,疫情暴发地区的人们可能会经历患病的恐惧、无助感和恐慌,维持日常锻炼或体力活动是极其困难的。因此,在疫区提供专业的运动和健身健康指南是必要的。有趣的是,我们发现在中国大陆31个省份中体力活动不足的省级水平与COVID-19病例比例没有相关性。这可能表明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中体力活动受到多种复杂因素的影响。这一现象值得进一步研究。

此外,受COVID-19影响的一线城市,如北京(48.9%)和上海(50.2%)体力活动不足的患病率明显低于疫情初期全国平均水平,这可能与北京较高的经济和教育水平有关。与此同时,偏远地区体力活动不足的原因也与经济教育水平有关,还可能与焦虑和恐慌,诵经、祈祷、冥想等宗教活动有关(如西藏)。值得一提的是,在海南(49.6%)和云南(50.8%)等一些以旅游为主的城市体力活动不足的患病率相对较低,可能与当地气候温和,自然环境宜人,人口密度低,社区中设置有城市花园和公园等有关。因此,绿地可能会对体力活动行为产生潜在的好处,特别是对于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下生活方式的改变。

屏幕时间的影响

研究发现,我国居民居家隔离期间的屏幕时间为261.3±189.8分钟。在各年龄组中,20~24岁(305.6±217.5分钟)和25~29岁(289.9±198.9分钟)的年轻人屏幕时间最长(图2)。这毫不奇怪,屏幕时间随着体力活动水平的下降而增加。但COVID-19确诊病例的省份比例与屏幕时间无显著相关。

图2 2020年COVID-19疫情居家隔离期间中国18岁及以上居民的屏幕时间。

(A):按性别、城市或农村居住地以及体力活动水平比较屏幕时间。(B):按年龄比较屏幕时间。PA=体力活动。&p < 0.05与城市相比;*p < 0.05 与剧烈运动相比;#p < 0.05 与中等强度运动相比;ap < 0.05 与20~24岁年龄段相比;bp < 0.05 与25~29岁年龄段相比。所有数值均以平均值±标准差表示。

成年人的屏幕时间是评估健康行为的一个重要因素。中国居民居家期间每天看屏幕的时间超过4小时。几项流行病学研究表明,每天在屏幕上娱乐2小时,全因死亡风险增加48%;而每天达到4小时则会使心血管疾病风险增加约125%。每天屏幕时间超过2小时的抑郁风险更高,特别是在女性群体中。因此,久坐的生活方式与多种不良健康后果有关,包括成年人的肥胖、2型糖尿病、心血管疾病和抑郁症。此外,由于电子游戏和网络广播吸引了大量年轻人,20~24岁和25~29岁的人屏幕时间最长。参加剧烈体力活动的人花在屏幕上的时间更少,这也意味着,鼓励体力活动可能是减少屏幕时间的有效方式,尤其是在年轻人中。

换言之,在这场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中,年轻人从事久坐不动和不健康生活方式的风险更高,这表明使用创新的社交媒体(微博、微信和短视频平台)可能是帮助促进年轻人更健康行为的最佳途径。

情绪幸福感影响

男性平均积极情绪得分高于女性,而男性消极情绪得分略低于女性。此外,与剧烈运动相关的积极情绪得分显著高于与中度和轻度运动相关的积极情绪得分,而消极情绪得分从剧烈运动到轻度运动呈下降趋势。此外,COVID-19确诊病例的省份比例与消极情绪得分呈正相关,而与积极情绪得分无显著相关,湖北省报告的消极情绪得分最高。较高的消极情绪得分可能与对生病或死亡的恐惧、无助感和空间休闲限制有关,这与之前我们提到的一致。

作者认为,为了保持最佳的公共健康和免疫力,在疫情期间提供专业的运动和健身健康指南是必要的,尤其面向居家人士是通过政府健康管理平台或主流媒体进行推广,对于健康促进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原文文献:

Fei Qin, Yiqing Song, George P Nassis, et al. Int. J. Environ. Res. Public Health 2020, 17(14), 5170. DOI:10.3390/ijerph17145170

关闭窗口

湖北省运动与健康创新发展研究中心 © 版权所有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珞瑜路461号武汉体育学院科技楼401室    联系电话:027-87190827
鄂ICP备11017482号-1 邮政编码:430079